注册
首页 > 老乡 > 老家寻根

是谁让他走上致富路

[提要]张娴萍一家三口,住在四川一个城市郊区的农村,老两口勤俭节约,女儿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小日子还算过得去,还修了一幢小楼房。心想,要是今后找个女婿能够倒插门就更好了。女儿刘菊中专毕业后...

张娴萍一家三口,住在四川一个城市郊区的农村,老两口勤俭节约,女儿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小日子还算过得去,还修了一幢小楼房。心想,要是今后找个女婿能够倒插门就更好了。女儿刘菊中专毕业后,在一个外资工厂上班,扣除公积金和各类保险以后,每月能拿到手的工资就有一千多元。她与另一个工厂的一个男工人何强感情很好。何强高中毕业,每月的工资收入比刘菊少,他父母也在农村,还有个弟弟在读书,生活来源主要靠农业,家里住的是破旧的小青瓦房。


  这件事被张娴萍发现后坚决反对。原因很简单,工资又少,家境也不好,要人才没人才,要文凭没有文凭,要房没房,没钱没势的穷人家。在张娴萍的心中,早就有一个小九九,至少要找个比女儿更强一点的、文凭要高一点的、经济条件要好一点的、就我女儿的长相,也得找一个长得帅一点的。你说你找一个何强,除了今后可以倒插门以外、其余的是要什么没什么,根本就配不上她的女儿,真是要把老娘给活活气死嘛。


  那么、刘菊喜欢上何强什么呢?高度与刘菊差不多,其貌不扬,但是身体健康壮实。何强对人好,对人真诚热情、关心和团结同志、有礼貌,工作认真、踏实肯干、能吃苦耐劳,还能做


  一手好菜。刘菊就喜欢这样的人。


  张娴萍为女儿的婚事没有少操心,托媒人曾经给刘菊说过一个中学的教师,刘菊与他接触过一段时间,觉得别人对她不冷不热的,找不到一点感觉。后来又有媒人给刘菊说过一个镇上干部的儿子,也接触过一段时间后,没有找到一点感觉,最后还是吹了。母亲骂她不争气,她说:“你倒说人家好,一个有钱,一个家里有势,可是你喜欢人家,人家可不喜欢你哟。”这刘菊就是不顾母亲的反对,一心要跟何强好,何强也喜欢她这个人正直、善良。


  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的的过去了,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还没有办结婚证刘菊就怀上了何强的娃娃了。何强的母亲知道后,就马上想找张娴萍商谈一下小两口的婚事,但心里没有底,究竟在什么地方采取什么形式谈好呢,如果到张娴萍家去谈,搞不好吵一场,被张娴萍骂得狗血淋头,这不是背鼓上门讨打吗。于是想打个电话先摸一摸张娴萍的态度再说。那知电话刚一打通,当张娴萍知道是何强的母亲打来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就在电话里骂开了:“你儿子想讨婆娘想疯了,真不要脸,想找我女儿没门,你们死了这份心好了!”这张娴萍到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女儿已经怀孕了,所以嘴巴还那么硬。


  时间一月一月的过去了,刘菊与何强瞒着刘家的父母办了结婚证。当张娴萍看出刘菊已经怀孕时,怀胎已经是四个多月了。张娴萍牯倒刘菊去医院打胎,哪知什么事情都已经晚了。刘菊找人通过B超和验血两种方法检查,都已经证明怀的是个男婴,这正是大家所高兴的事。再说这是他们夫妻二人爱情的结晶,所以,打掉是绝对不可能的。当张娴萍进一步知道真相以后,听说是个外孙儿,这不正是你张娴萍求之不得的吗,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真是女大不由娘,这是喜还是忧,真叫她哭笑不得。


  刘菊的肚儿一天天的在长大,尽管张娴萍不同意这门婚事,但总不能一拖再拖,等今后抱起娃娃结婚嘛。所以,何时办喜事、新房设在哪家,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按理就该把新娘接到何家,但何家只有破房子,没有象样的房子做新房。而刘家有楼房,又要求女婿今后要倒插门。所以,张娴萍要求新房就设在刘家,何家只好同意。下一步就是办喜事了,不再赘述。


  再说刘家嫁女没有讨到一分钱的彩礼还倒贴了新房,像张娴萍这样的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满肚子都是气。


  结婚以后,何强每天下班回到刘家过日子。回家见到丈母娘都要喊:“妈,我回来了。”而张娴萍呢,常常表现得是不理不采的,心情好点的时候回答:“嗯”一声,心情要是不好的时候就白你一眼。何强在家看见地下脏了主动打扫,可是丈母娘说他扫地都扫不干净,自己的衣服脏了自己洗,可是丈母娘却说浪费了她的水。不管你何强干什么,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每天下班进家门都看见张娴萍是黑嘴打脸的,没有一个好脸色。平时做好饭也不叫何强一声,你要吃就来吃,不来吃就拉倒。好像就没有你何强这个人一样。大家都憋了一肚子气。


  刘菊劝何强不要生气,过一阵就会好起来的,我们大家努力吧。有一个星期天中午吃饭时,一家人都在,刘菊觉得今天的菜有点难吃,就顺便说了一句:“妈,你为了我们也很辛苦,以后每逢星期天你就休息一下,都让何强来煮饭好不好?”这话说得很在理的,又不伤害任何人。可是,张娴萍却说:“他煮的饭我不吃。”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把你想帮忙的路都给你堵得死死的。一句话就把你呛得出不来气。


  何强想,我长期看着丈母娘的脸色过日子,气都要把人气死,这日子是没法过下去了,再不能待在这里了,可是又往哪里去呢,他又不想离开深爱着自己的老婆。


  结婚后不久,孩子就生下来了。这点工资每月要交三个人的伙食费,除此之外,还要买娃娃日常吃用的必需品,真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不要说今后娃娃要入托、要读书要花钱,就眼前的这些事就让你焦头烂额,这过日子没有钱还真具体,过去没当家不知油盐贵,可是到哪里去找钱呢。


  前面说了那么多,就没有说刘菊的父亲老刘。按理说老刘是这家的当家人,家里的什么事都应该由他来作主。可是,这老刘是个和事老,平时很少言语,懒得管事,不管轻活重活,只知道埋头苦干,这家里的大事小事都让张娴萍说了算。


  多年来,老刘除了干农活之外还收购竹筐子。这竹筐子是用来装蔬菜用的,现在的城市人口不断增长,蔬菜的需要量很大,农村里大量的蔬菜都往大中城市运,就需要这样的竹筐子。何强在家的时候,只要看见老刘搬竹筐子上车,都要主动去帮忙。时间一久了,这翁婿两就比较合得来,二人平时就无话不说,不管何强问什么,只要是知道的都给他讲。何强了解到这些竹筐销路很广,近的就在附近乡镇,远一点的销售到成都和重庆,再远点还可以销售到广东和海南。本地属于亚热带地区,在农村和山区竹子到处都是,原料来源广,再说这竹筐子是一次性,用了就摔,质量要求不高。编竹筐也很简单,一看就懂,一学就会,没有啥难的,一般人稍加指导就能干。老刘收购竹筐子,只赚到产、供、销各个环节中一个环节的钱,如果我有钱组织一些人来搞一个编竹筐子的作坊,然后自己把产品运到使用者手中,这样我就可以把供、产、运、销各个环节的利润都一齐赚了。这何乐而不为呢。


  何强要想办作坊。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刘菊,刘菊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何强说:“什么事情想的时候很简单,俗话说,看者容易做者难。第一关就是资金问题从哪里来,到银行里去贷款嘛,一没有东西拿去作抵押,二没有保人,没有钱再好的计划都是的。”刘菊说:“要论你的勤劳和为人,我相信你。我参加工作以来,父母都没有要我交钱,我都把它存起来,准备结婚用的,我们结婚没有买房子,只买了部份家具,所以现在还剩下几万元,你可以拿去作本钱。要论你的知识和才能我还是有点担心,都说做生意赚钱,但现在人们又都说,商场如战场,搞得好皆大欢喜,搞得不好就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这些你想过没有?”


  何强说:“我什么都想过了,在这个家里我每天都要看着你妈的脸色过日子。这人就是这样,要是人家喜欢你,你做什么事都对,要是人家不喜欢你,你做什么事都是错。就因为我穷,你妈不喜欢我,所以我做什么事都错,她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些你都看见了。在这里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再说,我们有孩子了,为了孩子的成长,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今后还需要很多的钱;为了改变你妈对我态度,我没有别的路可走,如果不走出第一步,就永远没有第二步。我只有努力奋斗多挣点钱,才能改变我们的现状和将来,所以,我只有被逼上梁山了。”


  刘菊说:“你的处境和想法,我都理解,不是为了我们娘儿俩你可能早就走了,也不会受这种窝囊气。你还不能告诉我的父母,说做生意的钱是我的,否则要是这次搞砸了,不光是要把你扫地出门,恐怕连我都要被扫地出门啊!”


  何强说:“要是那样,我就再没脸见你了。我想先不要把作坊搞得太大,只投入部份资金,先投石问路,积累经验,如果生意好,我们再追加资本,再往后我们就用滚雪球的方式逐步扩大。”


  刘菊说:“那就看你的了。”


  何强没有让岳父岳母知道,告别了妻子,回到自己的家乡租用,了当地农民的几间闲置房屋做作坊就干了起来。这做生意说难也不难,只要产销对路就成功了一半,再加上合理的经营管理,精打细算,产供销一条龙,取得了显着的效益。第一年下来就赚了好几万。一年以后,从一个作坊增加到三个作坊,规模逐渐扩大,开始时用手工启蔑条,后来改用机器,效率和质量都大大提高,现在每年都要赚二三十万。不仅有了自己的的货运车,还在县城里买了商品房,买了小车。县里的电视台记者还对他的作坊作过专访。这些情况只有刘菊知道,岳父和岳母是不知道的。


  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也去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何强的踪影,张娴萍就有点纳闷,这何强到哪去了呢?他们夫妻关系那么好,不会是离婚了。是不是我把他气走了?细想起来,其实何强与我们一起生活这段时间,他也没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这孩子嘴巴还很甜,慬礼貌,勤快。只是我老是在想,我女儿嫁给他这样一个穷光蛋,真是俗话说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巴,我就不服这口气,常说点话来气他、刁难他,要是因为我把他气走了,在外面有三长两短的,我就是有三张嘴,在方方面面我都没法交待了。张娴萍想到这些,心里就忐忑不安。


  她实在憋不住了,才问刘菊:“何强到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他一点音讯?”


  刘菊不紧不慢的说:“脚长在他身上,他要走就让他走嘛,他要走哪里我怎么知道,眼不见心不烦,你还没有烦够喔,没有什么可挂欠了。”


  张娴萍扳着面孔说:“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他走哪里去了,你还能不知道,你今天必须告诉我!”


  刘菊看到她有点着急了,才淡淡的说:“他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回到他们家乡去做生意去了。”


  张娴萍听说是做生意,心里就松了一口气,然后接着就问:“赚钱了没有?”


  刘菊说:“赚什么钱啊,投进去的钱全赔光了,所以不敢回来!”


  张娴萍仔细想了一想,说:“你别吓唬我,就看你平时的表情,我就认为没有蚀本。要是蚀了本,我还能每天听到你的歌声吗。别瞎扯了,快告诉我。”


  刘菊接着说:“比上班挣的钱要多一点。他说我们过去用的大屁股小电视机应该换朝了,前段时间给我们买的液晶大电视机,还有我现在用的电脑,都是他赚的钱买的。他还说,过去惹你们生气都是他不好,要是能多赚点钱,今后一定要好好的孝敬你们二老……”


  张娴萍也不是木头人,听了刘菊的话很受感动。自责自己过去不该那样对待人家。


  又一年的春节又到了,习惯上大年三十都是一家人团年的日子。何强已经有两年没有回过刘家团年了。刘家已经知道了他在外做生意,没有啥可隐瞒的了,所以决定今年要回去团个年。


  大年三十的上午十一点,一辆小轿车“咕”的一声,不偏不倚正停在刘家的门口。张娴萍看了,走上前去边挥手边叫喊:“这里不是你停车的地方,挡住我们的路,快开走!”说是迟那是快,就在这时车门开了,女儿和女婿各提着一大包东西从车里出来。何强喊了一声:“妈妈,您好!我回来啦。”这久讳了的声音今天听起来是多么的亲切。于是随口说了一句:“我好想啊!”何强也高兴地回答了一声:“我也好想你们啊!”


  刘菊说:“妈,我们买了一些菜回来,今天中午这一餐就由何强掌厨,你看行不?”


  张娴萍很乐意的说:“行!”


  饭和菜都弄好了。何强今天做了四个特色川菜,三菜一汤。再加上家里早就准备好的腊肉和香肠等菜,就摆满了一桌。一家人分头坐定,其乐融融,今年才有点像过年的气氛。当其张娴萍分别品尝了这四个菜之后,非常感慨地说:“色、香、味俱佳,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费聿光、孙萍]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一家三口 致富路 农村 的报道

热门新闻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