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乡 > 历史上的老乡

文武兼济刘应节:为官清正 善于作战

[提要]刘应节,明朝中期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他外官至督抚,内官至刑部尚书,与人们熟知的张居正、戚继光同朝为官,晚年更以回乡创办麓台书院而名闻遐迩,是明朝嘉靖、隆庆、万历年

  在潍坊市城区西南三十里的浮烟山下,有一个叫刘家庄子的村落。这个依山傍水的村子,明朝中期曾经出了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他外官至督抚,内官至刑部尚书,与人们熟知的张居正、戚继光同朝为官,晚年更以回乡创办麓台书院而名闻遐迩,是明朝嘉靖、隆庆、万历年间一个文武兼备的名士。他就是刘应节。

  在今天的潍坊,提起刘应节,鲜有人知,可翻开现存最早的潍县地方志书——明万历年《潍县志》,便会发现开篇序言的撰写者正是刘应节。

  刘应节的宦海生涯

  刘应节(1517—1591),字子和,号白川,明朝嘉靖二十二年乡试第一,嘉靖二十六年中进士,授户部主事。

  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刘应节的崭露头角,正因为一次特殊的使命。嘉靖二十九年,蒙古鞑靼部首领俺答统领大军南犯,直逼京城。大将仇鸾率军与俺答军混战,京城外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死伤惨重。嘉靖皇帝下诏,要求户部选一精干使者,到军中慰问。户部大小官员皆怕被选派,时任户部广东司主事的刘应节挺身而出。同僚都认为此次犒军必无生还的可能,刘应节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临行告诉亲友:“此去七天不回,请把老母和妻小送还家乡,并转告老母不要悲伤。”半夜,他披挂整齐,单骑护车出了京城。在阴森的旷野上,车马行走于乱尸之中。长时间的急行军,人马异常疲渴,找到的水井又有尸体,只好在小塘边用手捧水喝,后闻到一股腥味,才知喝下去的是血水。天明后,刘应节率军冲破包围,见到仇鸾,出色地完成了犒师任务。

  刘应节过人的胆略在这一事件中充分展露,他因此受到有司官员的关注,很快先后迁升为户部郎中、怀庆知府,后因政绩突出,于嘉靖四十一年升任山西井陉道兵备副使,兼辖京城咽喉重镇三关。刘应节本人也从此与军事结缘,开始了他文人统兵并取得辉煌战绩的历程。嘉靖四十三年,刘应节以山西右参政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从此步入了高级官吏的行列。后又于隆庆年间任河南、顺天巡抚,均以果敢的举措和斐然的政声,赢得朝廷一片赞誉,并在短短几年内训练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精兵,在抗击鞑靼的战争中屡立奇功。他因功升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取代谭纶总督蓟州、辽东、保定军务,成为时任蓟州镇总兵的戚继光的上司,并与之有了长达五年的合作。

  万历元年,刘应节升任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虽仍任总督,但官阶已升至正二品。万历二年,刘应节晋升南京工部尚书,后召为戎政尚书,又改任刑部尚书,成为当时张居正内阁的重要成员。但他与张居正的关系并不融洽,后来又得罪了万历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冯保,被人以“与云南参政罗汝芳出郭谈禅”之名弹劾,遂上书求归,于万历四年辞官回到家乡。万历十九年去世时,皇帝遣使凭吊,并追赠他为太子少保。

  刘应节与戚继光

  嘉隆时期的明王朝,北方受着蒙古鞑靼诸部的威胁,如何加强北方的防御,就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隆庆元年秋,戚继光从南方抗倭战场调任蓟镇总兵。刘应节比戚继光大11岁,他同这位山东老乡是相互信任、感情融洽的。因二人同心协力,训军有方,屡挫来犯之敌,使俺答不敢轻易犯境。隆庆五年,俺答归顺明朝,北部几十年的战乱得以平息。

  明自正统以后,重文轻武,武臣地位日低,嘉靖以后更甚。戚继光对此深有感触,他明白,武将如不能得有力文臣大僚扶持帮助,就根本站不住脚,更不用说建功立业了。而在当时,文官上司与武将下属不和的现象普遍存在,几成风尚。在这一点上,戚继光是幸运的。《明史·戚继光传》记载:“当国大臣徐阶、高拱、张居正先后倚任之。居正尤事与商榷,欲为继光难者,辄徙之去。诸督抚大臣如谭纶、刘应节、梁梦龙辈咸与善,动无掣肘,故继光益发舒。”这里对二人的关系作了明确的描述,可以说若没有刘应节的支持,戚继光的军费开支、士兵招募、军事演练等均无法顺利付诸实施。正是由于有了包括刘应节在内的督抚大臣的积极支持,戚继光才“动无掣肘”,能放手行事,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得以充分发挥。他镇守蓟门十六年,提出和采取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切实措施,使得边备修饬,一境平安。

  有一件具体事例,可以说明二人合作之融洽。万历元年二月,鞑靼贵族朵颜部董狐狸率兵侵犯喜峰口,被戚继光击败;这年夏天,董狐狸又犯桃林口,战败被捉。戚继光为了感化他,将其放回。可董狐狸贼心不死,不久又纠集数万人马来犯,被戚继光设奇兵大败,董狐狸宗亲长秃被生擒,他只得率亲族300余人,跪在长城口求降,请求释放长秃,并表示永不再犯。戚继光感觉此事关重大,便向总督刘应节请示,二人经计议达成共识:汉蒙民族,本是兄弟,只宜释仇,不可集隙,感化朵颜,乃为上计。遂接受董狐狸等投降,释放俘虏,允许像过去一样通贡。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二人的决定是英明的,此举感化之效极大,董狐狸部再也没来进犯。

  刘应节与长城

  明朝的北部边疆当时受着蒙古各部的侵扰。蒙古骑兵时常入关,向北京城外侵袭,甚至常常直入昌平、通县等地抢夺财物,骚扰百姓,直接威胁着北京城的安全。所以,当时这一段的长城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蓟辽总督刘应节便在修筑长城上下过很大的工夫。长城修筑史上,永远刻下了刘应节的名字。直到今天,山海关长城上仍陈列着刘应节的戎装全身塑像和生平简介,供游人瞻仰。

  明朝长城边塞在军事上分为九个镇辖区,蓟镇区东起山海关,西至居庸关的灰岭口,全长1200多里,便是刘应节与戚继光等人指挥设计和修建的。这段长城具有高宽厚的特点,并且在重要地段修筑仔墙、敌楼,烽火台密集,多种形状,多种用途,集全国长城之特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刘应节支持下,戚继光在长城上骑墙创建了空心敌台。从隆庆三年夏天开始动工,到万历三年二月,在蓟州、昌平一带逶迤二千多里的长城线上,共建成威武雄壮的空心敌台1337座。为此,刘应节曾专门上疏指出,空心敌台有十大优点,使防御力量大增。简言之,士兵见举烽火,立即登台应战,施放铳箭,使敌骑无法近台;即使万一敌人突墙而入,台中士卒仍可据台坚守待援,也可乘机邀击,牵制敌人,使敌不敢深入。对这一工程,刘应节看来也是颇为自得的。

  明代,“炮”成为长城防务上重要的武器。今天秦皇岛地区的长城沿线上,质地不同、形态各异的古炮遗存,数不胜数。其中最令人称奇的是陈列于山海关长城博物馆内,世上罕见的由顽石制成的“石炮”。这种在长城防务中作用甚大的“奇门兵器”,便是刘应节在保定巡抚任内,于隆庆初年创制的。这石炮又称为“长城石炮”,仅见于明代蓟镇长城的东部地区,是一种边塞独用的守城火器。其法是将石头凿孔,内入炸药,放在城墙下,用导火线连接,线的一头放在城墙垛口上,敌来则燃线引爆,杀伤敌人。后来戚继光又在此基础上作了改进,创造出一种叫自犯钢轮火的爆炸装置。

  刘应节与麓台书院

  刘应节回到家乡后,并没有沉溺于自身仕途坎坷的境遇中不能自拔,而是以饱满的热情做了一件造福桑梓的大事,那就是创办“麓台书院”。麓台,位于浮烟山东麓,据说原是汉代宰相公孙弘之墓,经千百年演变形成一个宽阔台阜。历史上许多文人雅士在此修身养性、读书论经,留下了不少遗址遗迹。刘应节幼时曾读书于麓台,归里后为了教育后人,他卖掉城里的房子,出资修建麓台书院,并亲任主讲,奖掖后进,十九年间培育英才无数。他的好友高桂(麓台村人)丁忧后未得补官,亦教授于麓台书院。

  清乾隆初年,潍县韩梦周、昌乐阎循观等优秀青年学子先后到麓台攻读,此地形成著名的山左文化中心。以后来此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建成南屋10间,东屋3间,西屋2间,再加上附近佛道寺庙的空房,共计可容百余人,形成一处颇具规模的教育场所。清乾隆二十五年,韩梦周自来安县罢官回潍,又与阎循观、阎循中、阎学尹、刘以贵诸学者讲学麓台,更是吸引了不远数百里慕名而来的莱州、诸城、高密等地的听讲者。刘应节创办的麓台书院及后继者的发扬光大之举,培养出无数的儒林名士,是潍县文风发祥地,对明清时期潍县文化的繁荣昌盛起了重要作用。清光绪三十一年后废书院设学堂,民国时期全部拆除。

  刘应节不仅为官清正,善于作战,而且也富有文才。他一生写了很多文章,其中《蓟门奏议》八卷、《沿边军筹》九卷、《白川文集》二十四卷、《四镇三关志》十卷等颇有水平。

  刘应节的先祖与后人

  刘应节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与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家庭熏陶和文化教育有极大关系。他虽非出身世宦之家,但刘氏家族在当地也算得名门望族。考察刘应节的先祖与后人,对于深刻了解刘应节的品格与才能的养成以及他对家乡的影响大有裨益。

  据《刘氏家乘》载,刘应节的先祖为辽东咸平人,属宋金对峙时的金国属地,金末曾任昭信校尉,后人呼之“刘昭信”。刘昭信之孙刘佺“从母完颜夫人(金国女真族人)渡河依外家来潍州,曾任潍州常平仓使”,从此在潍定居。由此可知这位刘应节家族在潍县的始祖,是汉人与女真人的后代,刘应节的家族史可谓我国民族大融合历史的又一个典型例证。

  《潍县志稿》一书入选的刘应节家族成员有六人之多。其父刘润,“虽隐于农商,而雅好史籍,尤精星数”,潍县地方官倚为智囊团成员,在当地声望卓著;其曾孙刘凤毛,曾任广西桂林通判,后辞官归乡,专致经史与星历之学研究,卓有建树;凤毛子刘炲,“赋性严正,有急智,有卓识”,曾协助潍县令周亮工守城抗清;凤毛另一子刘芳声,“生而颖异,过目成诵”,“及长,性倜傥,好任侠”,有慷慨大丈夫之风,崇祯皇帝死后,仍一心效忠明王朝,“闻福王南渡,从之,明亡,不知所终”;刘炲子以贵,康熙二十七年进士,官广西苍梧县知县,后告归,杜门著述,著有《古本周易集解》、《析疑》、《初学正鹄》、《正命录》、《莱州名贤志》、《沧岚辨真文》、《藜乘集》等,是当时的著名学者,尤其是在易经研究方面卓然成家。据《刘氏家乘》记载,刘应节家族诗书继世,文风绵长,至清末计出进士、举人十几名,廪生、庠生不可胜数。近几十年来,从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不下数十人,光是研究生就有五人。

  翻检《潍县志》和《潍县志稿》等有关史料便不难发现,民国以前的潍县城,曾留下与刘应节相关的遗迹甚多。刘应节的宅居,在潍县城内西门大街道北九曲巷西(刘氏家族原居于潍县城南,明末清初迁居今浮烟山综合开发区刘家庄子村);他和刘以贵的墓,在潍县城区西南关外;明隆庆、万历年间为他建的总督坊、大司寇坊,在潍县城西门里;郑板桥曾与郭家兄弟唱和其间、共赏修竹的郭家园,最早也是刘应节的园子,原称南园,明嘉靖年间刘应节修建,天启年间归当朝吏部尚书、潍县人郭尚友;潍县许多庙宇坛社,也曾留下刘应节撰写的题记、碑额。

  今天的刘家庄子人,九成以上是刘应节的后裔,多达1200余口。据刘应节13世孙、现任村支部书记的刘洪河介绍,关于刘应节的遗迹、遗物现已多不可寻,如万历皇帝为刘应节夫人寿诞御笔亲题的“一品诰命夫人”匾额、戚继光陪同巡视长城的“刘应节略边图”等均毁于文革期间,只有一块刘应节之母的墓志铭碑尚在村中存放,向后人诉说着先人刘公的辉煌业绩。  采写高培忠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彭芳]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刘应节 的报道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