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老乡 > 家乡话

山东话的幽默:诙谐而具体 捎带些善意的挫人

[提要]山东人见了面,开口:“咱爹咱妈好吗?”“咱爹咱妈”反映了北方的人情社会,含蓄、含糊,甚至可以不分彼此。

  山东人见了面,开口:“咱爹咱妈好吗?”这个“咱爹妈”,不是我的爹妈,只是你的爹妈。但套用了“咱”,好像也兼容我的爹妈,瞬间将我们俩捆绑成同胞兄弟了,亲切地融为一体了,然后就没有距离了,甚至两肋插刀。而上海人说“侬姆妈”,则不兼容我姆妈,路归路、桥归桥,一码归一码。

  作为商业城市,上海人的习惯就是交易习惯:“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指示精确,泾渭分明。“咱爹咱妈”反映了北方的人情社会,含蓄、含糊,甚至可以不分彼此。在山东,托人办事,刚想说声谢,对方就会拍着你的肩膀:“嗨,咱是谁啊!”此处的“咱”是复数,包含你与我,咱,就是“被窝里伸腿——没外人”,相当于上海人的“兄弟道理!”但上海人“亲兄弟、明算账”。

  在人情社会的山东,做人要“憨”,肯吃亏,在小县城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到处是熟人,这次吃亏,下次可能获得超值回报,“朋友朋友,有来有去”。在上海这个商业大都市,到处都是“似曾相识”的陌生人,今天见面,可能终身不见,这次吃亏,未必有下次回报,所以做上海人,做人做事讲究“笔笔清”,甚至朋友间聚餐,也是AA制。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环境不同,为人处世的标准也不同,“憨”到了上海,就是戆。

  二十多年前,鄙人落魄江湖,在泰山脚下、火车站旁经商,每次押货,晚上上海起运,早上到泰山,分配妥当后,我就坐在店堂口看书,等返沪火车,隔壁柜台是本地人,递上一支烟,再递上一句歇后语:“李老板,你这是骑着墙头看报纸——夹墙(加强)学习啊!”倘若换成上海话,就是“朋友,侬老用功格”,表达无误,趣味则无。

  “吃光、用光、当光”的月光族,毛病出在“开销大于收入”,上海人斥之为“脱底棺材”,山东人则还原出他们的消费方式:“蹲着茅坑嗑瓜子——入项不如出项大”,褒贬都在其中!不仅形象,而且生动。

  上海是个商业社会,上海人爱用数字,骂人也是数字:“十三点”,从字面上看,不知所云。谈到这些年的变化,也喜欢用数字说话,动辄多少个亿,对月开销几千元的升斗百姓来讲,万元还有感觉,上千万头就晕——抬头满眼都是五角星,上亿就不知所云,每次听这样的描述,就像初中生补课,却是博导来辅导,如听天书。每次听这类经济讲座,上面说得天花乱坠,下面听得不知所云,老板就会“嚯”地站起来:“朋友,勿要讲得介大好口伐?”。山东人则不同,喜欢从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身边事说开去。泰山地区下面有个肥城县,现在也是拥有高楼、大卖场的城市了,回顾当初撤县建市时的简陋,老百姓是这样描绘的:“一个市长,两条马路,三个警察”,也是数字,却是生活中的数字,简单得让你发笑的数字。

  同样谈城乡进步,学者们满纸统计数字,不贴肉,无痛痒。山东老乡则用段子描绘:“我们刚吃上肉,他们改吃菜了;我们刚吃饱肚子,他们开始减肥了;我们刚进城,他们下乡了;我们刚舍得用手纸擦屁股,他们用手纸擦嘴了。”

  不仅有图像,而且有故事,有情节,有差异,有规律,诙谐而具体,还捎带些善意的挫人,骂人呢,还不带脏字!让你过目不忘,谁都听得懂。我的山东老侉子唉!谁贬大葱味,分明蒜泥香,朋友,侬懂口伐!(李大伟)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彭芳]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